需進一步了解詳情,請致電13822207960咨詢或進行在線咨詢!




  案情介紹{(2014)穗中法民二終字第986號}:


  2013年3月,王某以個人名義和案外人簽訂了某店面的委托經營協議,并支付了款項。其后王某與鄒某于簽訂《廣州***有限公司(籌備)運作方案》(以下簡稱《運作方案》)。協議簽訂后,鄒某將出資轉入王某的賬戶。隨后,鄒某轉走了出資金額。王某在起訴狀中訴稱要求判令鄒某繼續履行合同,王某當庭明確其訴求為要求判令鄒某歸還出資。鄒某當庭表示認為王某存在欺詐,不確認《運作方案》有效,不同意交還出資。廣州***有限公司至今沒有登記成立。

  判決結果:

  本案經過一審二審,判決鄒某交還出資。

  分析:

  本案中,被告鄒某一直以王某存在欺詐、王某沒有履行出資為由來反駁王某的訴訟請求。

  但法院認為 鄒某提交的《柜位租賃合同》不是本案所涉店面的租賃合同,鄒某也無法證明該證據與本案的關聯性。 《運作方案》只約定:“出資在3月12號集中在王某處進行管理。”沒有約定要匯入某個賬號,鄒某可以在按合同約定履行出資義務后,另行主張解除合同或清算,以維護自身權益。

  該《運作方案》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,內容并不違反法律、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,應屬有效合同,雙方當事人應當依照合同約定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,鄒某的抽逃出資行為違反了約定。綜上所述,一二審法院支持了原告王某的訴訟請求。

  本案中,鄒某敗訴的關鍵點有:其一, 《運作方案》合同約定不明確;如出資的履行,沒有明確約定雙方的出資在什么時候存進哪里,由誰進行保管,風險承擔約定等。所以,在本案中鄒某提出抗辯稱王某沒有履行出資,其取回出資不構成違約,是終止合約的行為。但因合約約定不明,鄒某亦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鄒某沒有出資,故法院不認可鄒某的抗辯。

  其二,沒有合理運用訴訟程序進行對抗王某的訴訟請求。在本案中,鄒某應提出反訴來抵消王某的本訴,訴請王某違約,要求解除合同,不應返還出資并要求王某承擔違約責任。但是在庭審中鄒某一直沒有提出反訴,故法院認為本案中時公司設立糾紛,案件爭議是鄒某的抽取出資行為是否合法。該不該返還出資。

  其三,鄒某認為王某存在欺詐行為,但是卻因沒有充分證據證明,導致法院不予認可。本案中鄒某認為王某的《柜位租賃合同》不符合要求,存在欺詐。但是簽訂《運作方案》時,卻沒有發現。自己存在一定的文件審查意識,法律風險分析能力。

  結論:

  本案中,鄒某如果事先對雙方簽訂 《運作方案》設立公司的行為進行了法律風險評估結局會完全不一樣。

  一、在法律風險評估時,我們會全面審查文件,但本案中,鄒某沒有進行公司設立文件的法律風險評估。可以發現《柜位租賃合同》的約定不符合鄒某的要求。存在履行不能的風險。可以發現《運作方案》的約定不明確,存在出現違約無法或能予追究的情況。

  二、在法律風險評估時,我們會對合作對象的資信進行一定程度的調查,但本案中,鄒某沒有進行對方履行能力的法律風險評估。分析對方的履行能力,違約的風險在哪里等。可以王某更好的作出是否合作的決定,而不是合作之后出現違約后才來追損。





山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间隔